当前位置: 首页 > 伤感散文 > 正文

桃花谢了

来源: 静心文学汇 时间:2021-10-13

桃花谢了

桃花谢了

小区里的桃花谢了,今天早上出门时,看见枝头仅剩些许残花。从灼灼盛开到落红满地,其实也没有多长时间,好在,今年的桃花,我没有错过。每一树都看了呢,哪怕在阳光无法光顾的角落里,仍然有目光普照。好吧,自作多情了点,人家未必愿意让我看,是我上赶着。住进这个小区七年了,还是*一次进行有计划的寻花之旅。往年,我就只是在路过时捎带着看两眼桃花、海棠和广玉兰,又或者陪天天在东西两个小广场玩的时候,拿手机拍一下盛开的白玉兰。住着几万块钱一平米的房子,我不知道这些花草在这房价里的占比,但抠门如我,不多去看看,总觉得亏了。嗯,不是炫富,我家在外环以外多少公里,妥妥的郊区,站在楼顶上,都看不到东方明珠那种。不过无所谓了,至少上班路上能看到油菜花。从油菜花到东方明珠再回归油菜花,我不知道有多少人跟我一样,经历过这种审美的变迁,当然,变迁的不只是审美。

唯有血压高

叶子带着天天回娘家的第二天,我早早起床,吃了碗剩饭,又把其他剩饭热好了装进饭盒,然后出发去医院。雨后的清晨,空气格外舒爽,而小区路上散落着的那些棕红色的香樟树叶,让心情变得更加美好。站在小区北门口的公交车站候车,身后是一个便民早餐车,我很享受身边有肉包子的味道。时间够早,又离始发站不远,车上人不算多,还有个座位。很安静,没人说话,都戴着口罩。十来分钟后下车,步行到医院,恰好七点十分。排我前面的大约有二十个人,多是老头老太,排着参差的队形,彼此间隔很多半米。医院新装了自动测温门,不再用测温枪了,但仍然要求填写流行病学调查承诺书。那几只写字的笔,在大家手里流转着,我没用,自备了。七点半开始在预诊处拿号去挂号,本来这时是有保安维持秩序的,如今都忙着在楼外维持,这里就放羊了。大家挨挤推搡着上前,有耳背的大爷跟护士争吵。挂号,支付宝付钱,去到诊室拿药,然后绕过输液室门口的大爷大妈们,坐车去上班,心里想的是:“万般皆下品,唯有血压高。”

不可辜负

三月份业绩还不错,这让公司内的氛围略微舒缓了一些,在公司里准备一季度的各种报表时,也不再那么头疼,抽空还能看点新闻和散文散散心。忙起来时间过得飞快,一晃也就下班了。我四点半走的,比规定时间早了半小时,这算是综合工时制的好处。天上飘着小雨,若有若无,我撑开伞,溜达着去超市。叶子临回家前,给我留了一把韭菜,面对这份爱意,我决定去买很好的肉馅和饺子皮把它紧紧包裹起来,然后咽到肚子里去。等天天长大了,看到这一段会明白,这世间,唯有爱和春天的韭菜不可辜负。顺手在超市里又买了六个馒头,三块六啊,原来要四块八啊,凭这就忍不住。回到小区,却也没直接回家,叶子在微信里指示,要去拿三个天猫超市的包裹。快递公司在物业楼前一字排开,想着都是阿里系,我就自以为是的走到饿了么那里问,结果没找到。回到家,跟叶子说没有。然后她电话打过来吼道:“跟你说了是韵达,韵达!”天天也在电话那头帮腔:“说过了,是韵达!”仔细看了微信,还真说过,赶紧又下楼跑过去拿,这次找到了。

摄像头下

不知道别人的那些老公是否也一样,我总是能在不经意间让在人前大气优雅、贤良淑德的叶子变得气急败坏。尤其她刚怀生孩子那会儿,我们没少吵架,当时我愤怒于她的无理取闹,觉得她神经病,后来却也就明白,当时她可能只是产后抑郁。可惜,世上没有后悔药吃,那些吵架给她和岳母留下了很不好的印象,包括如今天天的过度敏感,也可能跟此有关。如果说教训,这是继父母去世后我得到的第二个人生教训,都是无可挽回又无比后悔那种。后来,慢慢不吵了,我们决定把日子过下去。我坚持写《人生几何》,记录、享受、感悟生活的同时,也就像是在我身上装了一个摄像机。你还别说,自从有了这个对着自己的摄像机,我再说话做事儿开始过脑子了,开始对自己有了更高的要求。毕竟,我也是个要面子的人,有些事儿,一想到要被记录下来发到网上去,我就觉得,可以做得更好一点儿。至于瞎写一气,胡编乱造,这些文字很终是写给叶子和天天的,没必要,也不至于。

我答应你

饱餐剩饭之后,开始给天天打电话,讲故事。他新画了两张画,一张是电视机,一张是小猫。我俩简单构思了一个故事,就是小狐狸画得不好,老师不给他吃鸡腿,他爸爸把他的画挂在办公室,被同事们笑了,而天天画的漂亮,我把他的画挂在办公室,大家都夸他。敲定了大纲,然后我开始讲,六七分钟后,故事快讲完了,天天不开心了:“不对,不是这幅画,是小猫的画,要重新讲!”好吧,原来他嫌弃我说把画电视的那张挂起来了,而他认为我们沟通确认的大纲里,说的是小猫那张。好吧,那就再重新讲一遍,不过我提醒他:“你都打断爸爸几次了,不许再打断,否则爸爸就不讲了。”这次很顺利,他那只绿蓝紫红色的彩色小猫,总算挂到了我办公室的墙上,然后受到公司老板和其他同事一致赞誉。他满意地挂了电话,我想了想,还是觉得把那画真打印出来,挂在我办公室墙上,哪怕只有一天。虽然这是一个故事,虽然他未必在意,但如果我做到了,拍照发给他,他一定很开心的。

一拍两散

过去的三个月,见识了太多东西,身为半个宣传从业人员,学到很多。现实中和网络里,各种观点吵得不亦乐乎,我是觉得都有道理,然后很多人觉得我在和稀泥。人道主义当然该考虑,远近亲疏和敌我也是现实存在;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不能落井下石有道理;正当防卫,以德报怨何以报德,这也对。只是,人啊,尽量不要认为自己占尽所有道理,不认同自己的都是有病,或者道德败坏。我们是习惯这么做的,人的骨子里都有一种跟别人“一拍两散”的冲动。就像我们如今事实上已经断了联系的那些曾经的朋友和同学一样,为什么断了?根本上,其实无非是我们想断了,或者,对方想断了,又或者,大家都想断了。断了的是绝大多数,没断的是极少数。不止这些人,婚姻也一样,结了婚,有了孩子,这是多大的牵绊啊,按说很稳定了吧?可是,还是有很多离婚的,没办法,人骨子里那种恨不得跟所有人“一拍两散”的特质太强了。对亲朋好友尚且如此,何况陌生人?了解了自己这个德行,再跟人说话时,还是要自我警惕一些。不同意见而已,别伤了口德,积德这事儿,万一有用呢?

北京癫痫医院网
郑州癫痫到哪里看好
治疗癫痫的新方法

伤感散文推荐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