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伤感散文 > 正文

相聚北京

来源: 静心文学汇 时间:2021-08-13

相聚北京

孩子要上大学,孩子的姑姑、小姨和我一同送她去天津。

*一站先去北京。看看北京天安门,登登长城,游游故宫,转转王府井,吃吃北京烤鸭,然后乘坐北京到天津的城际列车,30分钟就能到天津。

去时,从兰州坐去北京的高铁,9个小时以后就会到北京。一路经过通渭、天水、岐山、宝鸡、西安、龙门、巩义、新乡、石家庄、山西等地,看着车窗外变换的风景,没有往日出游的欢欣雀跃,心里,是一抹萦绕不散的离愁和不甘。

妹妹坐在高铁上发朋友圈,在北京打工的三爸的大女儿芸玲,我们习惯称呼她小名“女娃”,看见了,问,姐姐,你们来北京了吗?我们回复,是,聊了一会,她觉得不过瘾,干脆发了视频过来聊天,高铁信号不好,时续时断,从视频看到她瘦小的瓜子脸有些微的胖,我和粉玲就猜测,是不是有了身孕?

和女娃分离时,她还是个16岁的小丫头,我25岁。那是1999年仲夏,爷爷去世了,我怀着万念俱焚的心,回到家乡,送爷爷很后一程,跪在爷爷棺椁前,看水珠从爷爷的棺材里一点一滴渗出,真想一头撞死在爷爷棺椁前,随他而去,我真希望,躺在棺材里的是我,而不是我日思夜想的亲爱的爷爷,大热的夏天,我的心凉到极点。

那时,除了对爷爷的思念和愧疚,我的心里什么也融不进去,忽然间,我觉得世间万物、坚持、奋斗、努力、梦想等什么对我而言,都毫无意义,对于学习的执着、凡事的认真探求,我一下放开手了,不想再去做“无谓的努力”,我什么也不想干,对于自己的“婚姻大事”,我也听之任之,没有任何意见。我感觉到一切都是那样虚无缥缈。

那一年的夏天,埋葬了爷爷后,也埋葬了一直以来填充在我心底积极努力的一颗心,我一反常态,变得消极悲观,许多年过去了,我都不愿意回忆那时的悲怆情绪,想起来依然会涕泪交流,不能自已,也是从那个时候起,我的性格有了一次较大的转变。

对于那一年与亲人,包括与女娃妹妹相聚的事情,没有多大记忆,很好引起回忆的是当时县城大大(叔父)给我们姐妹几个的合影,合影上,我呲着牙,露出牵强疲惫苦涩的笑容,那张照片里,当时,大哥和二姐都已经成家生子,我们都还未成家,几个小不点都十岁左右,玲玲姐姐、双平弟弟没回来,金平弟弟、娟娟妹妹、宝宝弟弟在上学,也没有回来。

爷爷过三年,我抱着不到一岁的孩子回老家,孩子的出生,虽然稍微减弱了我对爷爷奶奶的思念,但是那种无尽无至的内疚与自责,以及想象中爷爷奶奶痛苦不舍的眼睛,时常折磨得自己寝食难安,那时候,我整个人都是麻木的、怯懦的、不安的、敏感的、不快乐的。

那一年,我没有见到女娃和娟娟,听家人说女娃出外打工了,娟娟在上学,燕燕妹妹13岁了,抱着一岁的女儿嘻嘻哈哈地玩,快80岁的二爷翘着雪白的山羊胡,满头白发,也来参加爷爷的三年祭,他从口袋里拿出一张崭新的20元人民币,算是给外重孙的见面礼。如今,二爷去世也10多年了,当时,他看着我们时,爱怜的眼神仍让我记忆犹新。

这一别,就是20年。这中间,亲人们离开的悲哀,新生的喜悦,在我的心上,一遍遍雕刻、重塑。

女娃说,你们到我家住,我们说住的地方订好了,她说,我身体不方便,要不今晚上就想过去看你们,非常相见姐姐。我们问,是不是怀孕了,她说,算你们厉害,这你也能看出来!三大三妈都没看来,他们都不知道!

当晚住北京二七剧场,住所旁边就是全总,第二天去天安门、圆明园,由于我和粉玲身体不舒,取消了第三天爬长城的计划,在民宿休息,看看到了下午五点,说和女娃视频聊天吧,来时,妈妈就叮嘱我们去了有时间去看看女娃,说女娃一个人在外面不容易。

她住在六环,我们坐车过去,很快也得一个多小时,因不熟悉路况,身体也不舒服,加上外面热,便懒得出去,就想和她好好聊聊,以解思念牵挂,这一聊,就聊到六点多,女娃知道我们没出去,就抱怨我们不早说,她早早过来陪我们,一会儿,听见妹夫下班了,她说,等着,我们过来咱们一起吃饭。

七点多,女娃就到了我们住所附近,这时候,出去爬长城的女儿和她二姑也回来了,二姑转累了也吃过饭了,不想出去,我们一行五人打车去附近吃烤鸭,在烤鸭店,我们排了一个多小时的队,吃上烤鸭已经九点多了。

妹夫点了几个小菜,一只整鸭,北京地道的烤鸭果然名不虚传。

20年未见,并没有感觉到一丝丝陌生,好似我们从未分离过一般,我们谈起小时候在家里干活的事情,抬水的事情,她以前的婚姻家庭,从她谈话中,*一次知道她那一段不堪回首的婚姻,心里为她难受。也为她今天的幸福生活欣慰。

女娃说她小时候爱吃爷爷门前的那颗甜核杏子,她一过去,爷爷就来骂她,不让她吃,说是要留给你们回来吃,她说,爷爷,你就偏心我二大家的娃娃。爷爷就翘着山羊胡骂她。

妹妹笑着说,你们一直在爷身边,我们不在爷身边,爷想着我们没吃上,人就这样。眼前,就出现爷爷戴着瓜皮帽,拿着长烟锅,撅着山羊胡子大步流星走路的样子,我好像也回到了那颗杏树下,穿着小背心小裤头一溜烟爬上树梢,给爷爷摘树梢很黄很软的杏子吃。

儿时嬉戏的场景悠然如昨,好似能听到我们欢快的笑声,追逐打闹时踢踢踏踏的奔跑声,藏猫猫猴时小心翼翼的呼喊声,在刘李河水中洗澡扎猛子时兴奋的尖叫声,爷爷奶奶呼唤我们回家吃饭时绵长轻柔的呼叫声……好似一眨眼的功夫,我们都成了如今的模样。

妹夫话不多,笑嘻嘻的样子,看着脾气不错,真心为女娃妹妹高兴,希望善良勤劳、善解人意的她从此能幸福美满。

看看十点多了,想着他们还要坐车回去,我们停止了谈话,依依不舍道别,想她一人在外,生孩子身边也没有几个亲人,生了孩子我也不能去祝福,就想提前表达一点心意,可是,任我如何也不能把心意表达给他们,就被妹夫叫来的滴滴打车接上,回头,他们二人还站在路边等车,初秋的北京,天气还是很燥热,树叶在明亮的灯光下闪耀着迷离的光芒,汽车拖着清幽的声音驶离,此一去,不知何时才能再见面。

癫痫的症状
北京很好的治疗癫痫医院
长沙治疗癫痫病医院

伤感散文推荐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