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伤感散文 > 正文

老碗会上话信合

来源: 静心文学汇 时间:2021-07-08

老碗会上话信合

今年夏天,不知咋了,天老一个劲儿下雨,下得天昏地暗,下得人心慌慌。瓜农栽下的瓜、被下得响膛了,烂在地里。入秋后的雨,更是地皮还没晒干,又是连阴雨来了。

人们闲得无事,在家钻得闷了,就三五成群地来到公路边的一个超市门口。那超市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超市门口有一个不太大的彩钢瓦棚,这老板有心计,在门口固定了两张桌子,桌子周围又固定了几条铁凳子,方便客人休息。

过去,各个村子都一样,人们利用吃饭的时候,都端着一个大老碗,围在一块儿,边吃边交流各自获得的新鲜事,天南海北侃大山,不知谁风趣地把这个起名叫“老碗会”。

现在村子的人少了,村上过去的“老碗会”也不知不觉地挪到这个超市门口了。人们买完东西,在这里坐下休息一下,然后再谝谝闲传、散散心、交流一下相互听到的新闻。我在电脑上玩了一会儿,也溜达出来,向那超市走去。

“咱队今年虎娃发了,那家伙,两个大棚菜,少说也弄个五六万元。”“再甭谝了,他弄个四万元还算他娃本事大呢?”我听到人们在那里争论,十分好奇,为了听个热闹,就大步小步地赶了过去。

“那娃还一天皮干地很(嘴干的很),你当他本事大,他是托了政策的福,沾了信用社的光,他很多能弄三万元,就算好事呢。”我看到那是我村人称“十二能”的山虎大声说的。

山虎他今年六十挂一点,在村里手能,过去那家收音机不响了,电视机雪花大了,或者谁家电灯不亮了,在他手上,三下五除二,可立马就弄好了,村上人不约而同地给他起了个外号,都叫他"十二能"。因为他在辈份排行为十二,所以这十二能就叫火了。

人们也都清楚,这“十二能”也有他的缺点,往往他谁都不服,就好像全世界只有他能,只有他本事大。

“你十二能本事大,也弄个大棚菜让我看看,也让信用社也给你贷些款。”又是五叔声大傲高的声音,我知道这十二能和五叔走到一块,常常像好斗的公鸡,两人经常一个不服一个。

这时只见二爸正儿八经说开了,他掏出一盒“金卡”烟,从中抽出一支,让了让周围的十二能和五叔,又掏出打火机,点着后长长吸了一口,呛得他咳嗽了几声,只听他说道:“现在外信用社好,只要你有困难,他们就想法帮你解决,前年新庄我外甥想倒腾苹果,手头钱不够,就找到信用社,没出三天,就贷了三万元,你还别说,那年外甥运气好,几个月苹果贩运下来,一算账,除还了信用社贷款外,净赚了两万多元,忙前那次街上过会,外甥顺手掏了三佰元给我。”

一说起信用社,人们话似乎多了,三叔说道,前年他孙子害了个病,西安医院一次要交四万元押金,他们找到信合,很快就贷了两万,第二年他们就还了。

听了他们的议论,我悄悄乐了,我共办了三张卡,两张信合,一张农行,农行卡一直没用,就用的是信合卡。怪不得我发现这几年卖苹果的月子,来信合存款的人都排成长队了。

我马上又想起,今年我在去县城的班车上,见到我认识的一位面粉厂厂长,我问起了他的面粉生意,他说道:“今年因疫情,面粉厂生意一直不景气,资金紧缺,快到忙前,库存小麦没有剩多少了,按以往常规,急需在忙前准备一大批小麦,但没有资金,他抱着试试看的态度,跑到信合营业部一说,他们马上答应,在来面粉厂查看后,一次性就放了二十万元,才帮我渡过了难关。”

“人要讲信用,有借有还,再借不难,再不要像三狗那样,把款贷下了,生意做赔了,还想赖账,常年在外面躲着。我看他跑了和尚也跑不了庙。”这又是三叔在说。

三狗的形象霎时在我的脑海里闪出,长时间没见过他了。他中等身材,胖乎乎的,一双大眼,看上去炯炯有神,我比较了解他,他还是一个比较诚实的人,可能生意赔本了,但说什么也不能赖账啊!

这时我突然想起去年扶风县信用联社搞的一次“信合杯”诚信扶风一一我身边的诚信故事的主题征文,里面有一篇文章,题目叫《要还贷款的小男孩》。描写的是小男孩的父母为办养猪场,从信用社贷下的款被人骗走,夫妻俩为躲债,双双在外不回家,信用社也联系不上他们。当信用联社和有关部门把不守诚信的名单公布后,小男孩每次上学,都要从信用社门前经过,他都会看到爸爸的照片,他回去告诉爷爷,让尽快联系爸爸妈妈,让他们马上归还贷款。加之还有同学的笑骂,几乎使这位小男孩丧失了上学的信心。文章很后结局是在小男孩多次催促下,父母终于回来了,想尽办法,归还了信用社的贷款。这篇文章不知是谁写的,听说还被评为优秀奖。

说起信用联社,农村大部分人都叫信合,我还是比较了解的,从我办卡和存款的*一天起,就给我留下了很好的影响。那时候,还没有自动取款机,我因有急事,需要取款,工作人员马上要关门吃饭,他们听了我的诉说,将拉下半边的门又打开了,给我及时取了款,那一幕幕,至今给我留下了难忘的印象。

雨忽大忽小地下着,把六米多宽通往冀东水泥厂的大路淋透了,那平坦路上的水,向两边水沟流去,时不时发出潺潺的响声,不远处树上那一对鸟儿,在雨中喳喳地叫着,树上那绿绿的叶子,被雨水冲刷后,显得格外翠绿好看。

闲谝、胡吹冒料的人们,更拉开了架势,三皇五帝夏商周地聊着。

热心的超市老板出来了,他刚刚忙完里面的工作,忙端着电热水壶,拿了几个杯子,还有半包“十万大山”茶叶,笑嘻嘻地给他们放上茶叶倒上水。回头忙他的生意去了。

我刚准备离开,只听“十二能”说道:“他的一个亲戚的亲戚,在信用联社上班,因为担保的贷款不能按期归还,联社决定给予开除留用的处分。”这使我更加震惊了,这个单位管理还挺严的,我心中默默地想着,慢慢地向村外走去,想起了关于信合的点点滴滴——

一次,因工作上的关系,我踏进了信用联社办公大楼,那一层层醒目的标语贴在各楼层两边,那一幅幅漫画扣人心弦,楼道干净整洁。我很早就了解到,扶风县信用联社是一个用文化打造、推进各项工作进展的金融实体,常常文化活动不断,去年在企业内部搞了一次庆祝党的生日征文,又在八月份面向社会搞了次“信合杯”我身边的诚信故事征文。

今年在七月份至九月份他们又搞了一次读书活动,让员工畅谈读书感想,共享读书理念,并拿出一万余元购买了书籍,用文化打造信合。

我从一个管理人员那里了解到,信合几乎每周都有一次小的活动,每月都有一次大的活动,为了不影响正常上班,他们活动大都在晚上进行。

我办完事,走出联社大门一看,太阳还火辣辣地炙烤着大地,那门前的风景树上,隐藏在树叶下的知了拼命地叫着,还有那吱吱叫得格外好听的纺线虫声,共同奏响了一曲优美动听的交响乐。

虽然己经入秋,天气还十分炎热,在那知了欢叫的音乐声中,我再回头看看那高大的楼层和那格外醒目的“扶风信合”四个大字,回忆起联社为农户、企业所做出的贡献,不由得伸出拇指夸赞,自言自语地说道:“扶风信合真是扶风人自己的银行,这真是为民办事的一大群好人啊!”

请问癫痫病有哪些发作
西安癫痫在哪治疗
治疗癫痫要多少钱

伤感散文推荐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