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伤感散文 > 正文

七月初七,放一枝玫瑰等你

来源: 静心文学汇 时间:2021-10-13

小艾

初七,月不圆,一场雨淋的秋风凉,站在四季更迭的尽头,我望穿佳人归期,奈何,瘦月斜倚,无人寄相思。

篱笆下,一支晚开的花,风中颤颤地抖落满瓣的寒珠,惹南去的雁频频回首,缓行的翅膀是今秋一去不复返的风景。

我伫立,是望乡的姿势,雨在发际轻转,而不愿落下去,我感觉到的薄凉,是来自季节的信号,那片飘飘而至的枯叶,定格在我视线之内,那一经一脉清晰地向生命告别。

我伸出手去接着它,一丝寒凉透过我的手掌中心的纹路一直延伸,在我左胸部停止,化成颤栗的心悸。

有人说我的生命线很长,感情线很短,我不用思虑便知晓我一生的凄凉。

谁愿意陪我看一年又一年的秋去春来,谁又愿意与我一起过这个七月初七。

我准备了一朵玫瑰,放在秋雨经过的槐树下,我这样想着只是不愿在你还没来时就让她悄悄的枯萎。

秋雨有灵性,我知道,当我还在为那些分离与时间的长短而纠缠不清时,一滴雨水便让我清醒了。

所以,便喜欢上秋天的落雨。

细雨朦胧,渐觉衣单,就着一把伞,立在所有绿色不再的路径,弯曲向前,崎岖的潮湿下,夏虫早已不再鸣了,我听见伞顶的呻吟声,犹如轻蔓女子的脚步,细碎如银,巧盈若仙。

我放缓脚步,生怕惊了秋风走来的痕迹,那朵玫瑰依然还在那棵树下,只是落了满身的枯黄,那横遍于怀的,是毫无生气的生命,你应该有所知晓吧?

我轻轻帮她拂去,原来那些艳丽的瓣儿也变了色彩,就像病中的人儿,凄惨的白。

可,你依然没有回来。

那个说我爱情线很短的人也告诉我说她的生命线也同样如此短暂。

我说,我不相信,我只是愿意站成望乡的姿势,那是秋来的方向,一阵阵地刮过,我便知道,你没有离去。

不然我怎么能听得见风语。

她说你仅仅是暂别一下这个风花雪月,明春或下下一个花开便会回来。

我总是信以为真,就如我坚信,飞去的蝶一定恋着花的气息。

于是,我在七月,放一朵玫瑰,静候生命的重现。

你托风儿告诉我说,待满树的花冠散尽,若还不归来,便是灵气飘飞了。

我便伤心起来,躲在伞的小小世界里静静地下雨,合着滴滴答答的声音,不停掩面。

终究还是见到了你,我在满是枯枝铺面的小径,看到了一丝丝游魂在我的天空飘舞,秋的天空下,那抹雨做的云,静静飘离。

七月初七,你还是离开,留一朵失香玫瑰于树下,丢一个孤独的我于雨里。

癫痫病发作的治疗
哈尔滨很好的癫痫医院
太原哪里治癫痫病好

伤感散文推荐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