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儿童童话故事 > 正文

爱情绝唱

来源: 静心文学汇 时间:2022-07-26

“2005年农历正月初一,合家团聚的日子,然而,在华西医院附近的一间简陋的出租屋里,却举行了一场令人心碎的婚礼。新娘凌兰是一个濒临死神的重症再生障碍性贫血患者;新郎是一直苦苦守候在她身边,小她8岁的山东青年王新对。

只有3个人参加了他们的婚礼,新娘的父母和他们的好友蝶衣。蝶衣不仅是他们忠贞不渝的爱情的见证人,也是他们患难与共的手足……”这是2005年《西江月》第6期上,红灵的《死神给爱神让路,和绝症女友的婚礼催人泪下》中的一段描写。凌兰和王新对的爱情,恰如“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

“心爱的女友因心脏病无钱医治而在他面前香消玉殒,那巨大的悲痛还没有退潮,另一个垂危的生命,昔日恋人(向双英)的孪生胞妹,又因相同的病情牵挂着他受到重创的心。恋人死于病魔,死于手术费短缺,面对与其孪生胞姐同样处境的这个小妹,聂义朝发誓不让悲剧重演。

他想找一个‘爱心老板’出钱救治向友英,自己愿用10年甚至20年时间给恩人无偿打工,报答救助之恩,并愿意签订爱心救助和无偿做工的合同,以示诚心……”这是同期《西江月》上谭功才、杨昌祥、杨大忠合文的《妹妹挺住,“姐夫”一定要救活你》一篇报道中的内容提要。向双英与聂义朝的爱情恰如“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读完这两篇文章后,有一种情感波涛无法平静,是喜,是忧?难以名状,但总有一种要说话的冲动,深感故事本身有惊世骇俗处,不妨赘述如下。

美好的爱情是人类所共同追求和向往的理想情愫,她是一种高尚的情感交流和融会,是心心相印,是心灵火花在机缘成熟时的互相碰撞,是释迦牟尼佛拈花而摩诃迦叶微笑的一种理解和领悟。然而,世间不如意事十之八九。爱情当事人可能因为某种客观条件。

如疾病、车祸等造成一方甚至双方的身体损害,如上面所提到的两篇报道中的向双英和凌兰,一个患有风湿性心脏病,一个患有再生障碍性贫血病,在她们的恋人不惜一切和坚贞不渝的精神鼓励下,怒放出了高山雪莲一样冰清玉洁的爱情之花,尽管是凄美的,也之所以是凄美的,而更应为人们所赞叹和激赏,因为较之完美的爱情之花的开放,她更加艰难,更加需要用超出爱情范畴的博大胸襟去精心呵护,才会绽放地更加灿烂,更加绚丽。

爱情,是古今中外,几乎所有文学体裁都有所关涉的永恒主题。《诗三百》中首篇即是歌颂爱情的窈窕之章,一首《关关雎鸠》,妇孺皆知,家喻户晓。其他如楚辞、汉赋、律绝、词曲等对爱情都有所颂扬。戏曲《梁山伯与祝英台》、小说《红楼梦》中的梁祝、宝黛之爱情历来为人们所传唱,经久不衰,可以说是凄美爱情的千秋绝唱。

再有《天仙配》、《天河配》、《宝莲灯》者,作者更寄寓了对扞卫爱情的美好祝愿,以神话的形式充分展现了爱情的“天人”一致观。其他如《白蛇传》、《牡丹亭》以及蒲松龄的《聊斋志异》中的爱情故事,作者更是大胆不羁,颂赞了爱情的“人鬼精怪”一致观。

汤显祖曾说:“生者可以死,死者可以生。生而不可与死,死而不可复生者,皆非情之至也。”外国文学如莎士比亚的《罗密欧与朱丽叶》中的男女主人公双双殉情,以抨击封建势力对爱情之花的摧残和封杀;我国古代的长篇叙事诗《孔雀东南飞》也表现了同样的主题;这说明了无国界无古今的爱情一致观。

本文提到的两则故事,却是发生在现实生活中生动活泼、具体感人的爱情绝唱。“山无棱,天地合,冬雷阵阵夏雨雪,江河枯竭,乃敢与君绝。”则道出了爱情作为人类感情很为缠绵悱恻和弥足珍贵之缱绻情怀,也是对“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的很好诠释和注解。

本文所提到的两位女主人公凌兰和向双英,凌兰已经与其男友王新对举行了婚礼,向双英则未曾与其男友聂义朝举行婚礼而因病不治中途夭折。聂义朝进而将其对恋人的爱情延续到了恋人的孪生胞妹向友英身上,以“姐夫”的名义怜惜着她,这不是单纯的爱情所能蕴含得了的,此是两种爱情的不同处。

而令凌兰和向友英感到幸福和欣慰的是她们都遇到了天下很痴心执着、坚贞不渝的王新对和聂义朝,他们是真正的男子汉,诚笃的大情种。他们为了救治妻子和“小姨子”,不惜体力,不顾疲劳,疯狂工作,拚命挣钱,求天告地,奔走呼号,寻亲访友,以期资助。

王新对说“现在,她病成这样,我别的事情做不到,但我可以娶她。完成我们的心愿”;聂义朝想“找一个‘爱心老板’出钱救治向友英,自己愿用10年甚至20年时间,给恩人无偿打工,报答救助之恩”,希望“小姨子”早一天脱离苦海。

这是诚实语,这是对“爱情”的承诺语,这是对“爱情”的责任语。凌兰对王新对说:“我愿意,今生今世,下一生,下下一生,生生世世,我都做你的妻子!”这是发自肺腑的感激语,这是三生石上的誓言语。

闻之令人扼腕唏嘘,继而令人击节叫绝。这里该不惜笔墨值得一提的是凌兰、王新对婚礼的见证人蝶衣,他是一个堂堂正正的热血男儿,满腔热忱,一副柔肠,为了凌兰的病能够治疗,竟然关闭自己的花店,上网呼吁,多方奔走。所幸有不少媒体也都为他们的真诚所打动,广为宣传,设法募捐。

如果说王新对、聂义朝是奏响这爱情绝唱交响乐的主旋律,那么,蝶衣及所有关注此事的各相关媒体及网友和捐款者们,就是这一交响乐所不可或缺的有力伴奏。他们充分体现了中华民族赖以自豪和骄傲的仁爱精神和人道文明,是中华民族走向伟大复兴的和谐使者。

尤其,与那物欲横流、纸醉金迷的堕落现象相比较,更突现出他们的精神之伟大之崇高。可以说,爱情是通往和谐坦途的重要津梁,她上可升华为孝敬尊长,忠心爱国,下可体现出养育幼小,体恤贫弱之中华美德。只要人人都献出一点爱,那么,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之步伐会更加铿锵有力,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道路会更加坦荡康庄。

让我们虔诚的为凌兰和向友英一样的不幸者进行祝福,愿他们早日康复;让我们衷心的向王新对、聂义朝、蝶衣一样的人们表示诚挚的感谢,愿他们好人一生幸福。

大爱熔铸和谐,和谐创造辉煌!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吃癫痫药的副作用
儿童癫痫的治疗方法都有哪些呢
西安怎么科学的治疗癫痫病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