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抒情散文 > 正文

你的泪光里闪烁着一种无奈的祈求

来源: 静心文学汇 时间:2021-08-27

2012年9月20日,对我来说可能又是一个无可忘怀的日子。上午10:10,我爱人被推进了手术室。推进手术室的瞬间,我一直在你身边,我知道你害怕。看见你躺在手术车上,一直仰着头盯着我,生怕我离开似的。与你目光相对的刹那,我能感到你的眼神里流露着一种无奈的祈求和恐惧,那是怎样无助的哀怜啊。我一直抚摸着你的头,我希望能给你传输更多的安慰,你始终抓着我的手,我知道你期望我永远不要松开,我不会松开的,永远不会。

我怎么会松开呢?你的眼神那么的恍惚那么的忧怨,泪光里闪烁着一种无奈的祈求。手术室的门渐渐关闭了,就在很后那道门缝即将合拢的瞬间,再次飘来你依然祈求的目光,闪闪的落在我的心口。那一刻,才知道我疼的很厉害,眼睛像是被烟熏了一样难受,但不能让你看见,因为我是你男人,是你的肩膀,你的臂弯。可在手术室被关紧的那一秒,我的泪腺像是被门缝夹破了一样。

记得当年在你生产时,我并不是很担心,也许那时我们都很年轻,还不太懂害怕。当一个健健康康大儿子抱出来让我看时,我的内心是喜悦的。记得当时我问的*一句话就是:我爱人还好吧?医生愣了愣,才说大人很好,马上就推出来了。见到你时,看着你痛苦的样子,我同样是心疼。可我并没有说过太多暧昧的情话,只说:能为我生过孩子的女人,这一生我都不会丢弃你的。现在想想,可能会有很多人说我当时太年轻了,但我一直认为,就是这句话感动着我们走过了无数风雨。我想作为男人、丈夫都应该这样说的,这才是男人的责任和担当。

而现在,我一个人站在冷冰冰的手术室门外,一遍遍回想你的泪光里闪烁着那种无奈的祈求,一遍遍胡思乱想着。我们真的都很无奈,烦躁的我在原地不停画圈,又一次次贴近门上的小孔,看看你是不是平安下了手术台。时间似乎只有在此时在我的思维里是静止的,一分一秒都感觉过的好慢。墙上的时钟在滴答滴答的敲着,仿佛一不小心就敲疼了我的心口,若是那些手术台上的医疗器械轻碰的声音,伴着你疼痛的呻吟声,一遍遍穿透我的耳膜,搅碎了我的大脑。

一个小时过去了,两个小时也过去了,患者一个又一个相继被推出了手术室,我不知道还要等多久,你才可以摆脱痛苦的煎熬?我有些惶惶不安。手术室的门很后被沉重的推开了,我急急的在家属栏上签了字,连文字内容是什么都没看,扔下笔奔向你。你躺在手术车上,脸色明显苍白了许多,眼角依然挂着泪痕。我怜惜的伸出手抚摸着你的脸,伏在你耳边小声说:别怕,没事了,手术做的很好。你用泪光回复我说,我真的害怕,怕极了!

我知道你怕,把你送回病房时,我还能感到你浑身在抖。我知道你不是怕疼,因为你一直很坚强的,这次若不是疼的厉害,你也不会说更不会到医院来。我知道你怕什么,你怕万一手术失败,你怕失去我和孩子。而你知道吗?当时做术前签字时,医生告诉我说怀疑肿瘤太大不是好事,让我做好心理准备。当时你不会知道的,我在签字栏上迟迟落不下笔的心情,你也不会知道我做好了很坏的打算。那时我身边没有一个人,那时我真的好怕,我怕的不敢让你看见我的一点点眼神。

当你躺在病房里,昏昏睡睡的时候,你问我干嘛老是一趟一趟的出去,我总是借口说去吸烟,其实我是一次次去探寻医生的病理报告出来没有,我担心我坐不住,但我那会不能和你说啊。不知道等了多久,我安安稳稳的坐在你床边时,心里一直悬着的疑虑终于化解了,那一瞬间我感到是上天护佑了我们。现在我可以平静的祈求你早日康复,早日减少疼痛,早些跟我回家。

但我知道你现在还很疼,因为白天人来人往,你一直坚强着,脸上挂着微笑,一旦没人来,我都会看见你一下一下的皱眉,眉蹙之间夹着无以言表的疼痛。我给你倒完很后一次导尿管和排除积血的袋子,轻轻给你掖了掖被角,想让你安静的睡一会。在我悄悄转身时,你突然叫住我:你回家吧,天太晚了,我这里没事,儿子自己在家不行的。我惊愕了,你刚出来手术室,而且医生一再叮嘱我,你需要24小时陪护的,这个时候我怎么可以离开呢。可10岁的儿子自己在家一定也是怕极了,可我一个人怎么能分身啊。

你笑着说:回去吧,在这里你又没地方休息,再说儿子咋办?你给我找几个空瓶,放在我能够到的地方,尿液和血液满了我自己倒,说着你还动了动手臂。我知道你的手臂可以动,也知道你可以够得到空瓶子,可你身体不能动啊。也许生活里有太多的不如意,但我们有很多时候无力去改变。就在我要离去的时候,再次看到你的泪光里闪烁着一种无奈的祈求,你多想我留下来陪你啊,可现实就是这样,因为在你和儿子面前,你只能忘掉自己。

一路上出租车的车轮飞快的转动着,碾碎了夜的疼痛和静寂,我疲惫的靠在座位上,脑海里一次次浮现你的目光,还是那样的无奈和无助。当我见到儿子时,他一个人孤零零的萎缩在床脚,看着电视,屋内所有的窗帘都拉的严严实实的,所有的灯都开亮着,我知道你也怕极了。

夜深人静的时候,呼呼的秋风不停的吹打着窗棂,时而汽车的笛声突然划破了夜空,对一个孩子来说恐怕都是很可怕的现象。看着儿子偎在我臂弯里睡熟的样子,想想病榻上急待我去照料却无法陪在我身边的爱人,一种从未有过的孤独和无助,悄悄爬上我的眼角,冷冷的滑到腮边。月已西坠,天色渐渐露白,你的目光一直在我眼前,那是你的泪光里闪烁着那种怎样无奈的祈求啊。

老年癫痫能治疗吗
北京哪所医院可以治癫痫
癫痫病医院排名前十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