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文章 > 正文

匆匆随笔

来源: 静心文学汇 时间:2021-08-13

今天是2012年“元旦”。早晨,睡到自然醒,日已迟迟,窗前天光明丽温暖。女儿的新婚佳期在即,该准备的都准备了,虽然内心的紧张不曾消失,但桩桩件件毕竟已经准备停当,也觉释然。妻、女照常早早出门。

洗漱毕,用餐,却已是早点和午餐的兼并。散步归来,打开电视,“记录”频道正在播放“美国*黄石公园”,正是我中意的节目,于是欣然观看。

看着看着,睡意就来了,又恐亲朋好友前来造访,打起精神,起身踱至阳台,看天,看山。

月余无雨,也无雪,晴天十之四五,当冷而不冷,当雪亦无雪,让人怨怼无心,也让人满心茫然。设若更冷一些,时有落雪,玉龙驰野,改地换天,如同新生儿降生一般,又如天地初诞,冬天定然是别有情趣了。

其实不然。

遥望高天远山,一种幻象与脑际间闪现。此情此景,如何以冬而论呢?漫天彤云,色呈蓝紫,宛如暴雨将临的盛夏的傍晚,狂飙未至,天空已显出不可一世的威严。冬日的天空何以是且蓝且紫呢?风霜渐冷,时有情天,晴天也暖,紫云蓝烟的后面,仿佛有万钧雷霆在蛰伏着,蓄势待发,只等一声功利主义的呐喊,然后冲锋陷阵,纵横冲杀。然而,这一声呐喊终无所出,节气就过了“小寒”。

也许是过于劳累,也许是饮酒频繁,又感冒了。伤风、感冒,是我久违的老友,过去的一年,它几乎没有造访过我,今岁之初,它来了,因为久违,反倒好像一位不速之客。它一来,我的精神就开始萎靡不振,身心渐趋困倦,睡意频生。这时候,很让我感到恐惧的是严重的咳嗽,我越担心它就越加快速地发作,咳得我上气不接下气,咳得我眼冒金星头发晕,不得已,我只有全力以赴服药止咳。止咳药物多有镇静作用,我就越加感到乏力困倦。为了保证室内空气的流通和新鲜,不能开空调,反而要开门开窗,守着电炉,前胸发烫,后背发凉,像一只冬眠的熊那样蜷缩着身子,听着电视,打盹儿。

女儿的婚事终于顺利办妥。这件事在我一直是一种不大不小的压力,事情一过,果然如释重负。今早,一阵雪花飘过,地皮都没有打湿雪就停了,然而,在我已是莫大的安慰,因为,在连续干旱多年的冬季里,我毕竟终于看到了久违的雪花。

当我再次翻开手稿本续写这篇随笔的时候,已是六天以后,虽然写了,也终究是并无灵感闪现的一笔死皮赖脸的流水账,权作充数的滥竽,聊且用来弥补这几日的空缺吧。

2012-1-7

癫痫病很好的治疗
癫痫能否治疗
北京专业治癫痫医院

热门栏目